摘譯﹕特朗普總統在簽署針對中國侵入性經濟行為發佈的總統備忘錄時發表講話

總統:感謝諸位。此事由來已久。你們都聽到我很多次講話,聽到我接受的採訪,談到不公平的貿易行為。我們損失不小,在相當短的時期內,我國六萬所工廠被關閉,倒閉,消失。至少六百萬工作消失。現在他們正開始回歸。你們看見克萊斯勒、富士康等眾多公司都希望回歸美國。

但是我們有一個特別的問題。我視他們為朋友;我十分尊重習主席。我們有良好的關系。他們在北朝鮮問題上為我們提供了很多幫助。這就是中國。

但是我們有貿易逆差,五千零四十億美元的逆差,取決於你如何計算。現在,有人會說,實際上是三千七百五十億美元。對這個問題有很多不同的看法,但是只要注意一下,就知道這是我們這個世界有史以來任何國家出現的最大幅度的逆差,已經到了失控的地步。

我們面臨大量知識產權被盜的局面,其數額可達千百億美元之多。而且這只是按年份計算。我向國家主席談到這一點。我向一些中國代表談到這一點。我們採取很認真的態度對待這個問題。

眾所周知,我們正在就北美自由貿易協定進行談判。我們將對其結果拭目以待。很多國家都要求談判達成更好的貿易協定,因為他們不希望為鋼鐵和鋁制品繳納關稅。我們正與各國進行談判——萊特希澤先生,羅斯先生。

我們剛開始與歐洲聯盟談判,因為他們實際上在很大程度上對我國關閉了大門。他們有各種壁壘——他們可以到我們這裏進行貿易,但我們不能到他們那裏開展貿易。他們有很強的壁壘。他們有很高的關稅。我們沒有。這很不公平。

北美自由貿易協定對美國來說是一個很糟糕的協定,但我們會加以改善,或者我們可以另起爐灶。我們與韓國的協定具有很強的單向性。這個協定必須有所改變。

所以,我們面臨很多問題。但是,特別在中國問題上,我們將按301條款採取貿易行動。其數額可達六百億美元,但是在我們談到的問題中,這只是一小部分。

我曾與中國最高代表進行交談,包括國家主席。我要求他們立即將貿易逆差降低一千億美元。這個數額不小。所以,根據採用的計算方式,可能約合百分之二十五,或許可能需要更多。但我們必須這樣做。

我希望採用的詞是“互惠”。他們對一輛進口車徵收百分之二十五的稅,而我們對他們進口到美國的車隻徵收百分之二。這不合理。這正是中國重建的方式。自世界貿易組織成立以來,我們付出了大量金錢,實際上成為我們的一大災難。這對我們很不公平。仲裁很不公平。判決很不公平。盡人皆知,我們總是少數,這並不公平。

所以,我們在和世貿組織談,在和《北美自由貿易協定》國家談,我們在和中國談,我們在和歐洲聯盟談。我要說,他們每一方都希望談判。我相信,在很多情況下——也許在所有情況下——我們最後都會進行交易談判。

所以,我們已經和中國談了話,我們正在進行一場很大規模談判。我們將看看它會把我們帶向何方。但與此同時,我們正在拿出一項《301條款》行動。我將就在這裏,就在現在簽署它。我想請鮑勃·萊特希澤就《301》以及我們這個談判的情況講幾句話。

我們正在為這個國家做早在許多許多年前就應該做的事。我們受到了其他許多國家和國家集團的傷害,組成那些集團就是為了佔美國的便宜,我們不希望那種情況出現。我們不會讓那種情況出現。這大概就是我當選的原因之一;也許是主要原因之一。但我們不會讓那種情況出現。

目前,我們與世界有八千億美元貿易赤字。那麼想想看。讓我們說我們有5,000到3,750,不,讓我們說我們與中國有五千,而我們與世界有八千。這就是說中國佔一半以上。所以我們要解決這點。坦率說,這將使我們成為一個強大得多,富裕得多的國家。

這裏的用詞是“互惠”。我希望每個人都記住這個詞。我們要互惠——鏡像。有些人將它稱作鏡像關稅或鏡像稅。就用互惠這個詞。如果他們對我們收費,我們也同樣對他們收費。必須得是這樣。現在不是這樣。許多、許多年以來——好幾十年以來,都不是這樣。

我要說,我們正在與之談判的人——笑著,他們的確贊同我們。我確實相信,他們無法相信他們能得手這麼久。

我將和日本首相安倍以及其他人——一個了不起的人,我的朋友——談話,他們臉上將會有一絲微笑。這個微笑就是,“我無法相信我們能夠把美國利用了這麼長時間。”所以,那些日子結束了。

謝謝你,萊特希澤大使。

而且我要說,我們與之進行談判的人士——面帶微笑地,他們的確同意我們的看法。我確實相信,他們都不能相信能被聽之任之這麼長時間。

萊特希澤大使:非常感謝您,總統先生。首先,要對你們當中不了解情況的人說明,301條款是一項給予總統重大權利、授權的法規,用以在我們的貿易伙伴採取不公平的行動、政策或措施的特定情況下糾正措施。

此次的有關領域是科技。科技可謂我們的經濟中最重要的部分。有四千四百萬人在高科技知識領域工作。任何一個國家都沒有像美國這樣技術密集的產業。而且科技的確是美國經濟前景的支柱。

鑒於這些問題,總統要求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進行一項調查。我們進行了一項徹底調查。我們舉行了聽證會。我們審核了幾萬頁文件。我們同許許多多商貿人士進行了交談。正如我所言,我們得到了證詞。

我們得出的結論是,事實上,中國確有有關政策,強制技術轉讓;規定低於經濟價值的許可批准;國家資本主義,他們來到美國以非經濟方式購買科技;以及最後一點,網絡盜竊。

其結果是,總統進行了分析——我們有一份二百頁的調查將會發佈——並且得出結論,我們應當對適當的產品實行關稅——我們可以稍後解釋我們是如何確定這些產品的;我們應當在高科技領域對中國實行投資限制;而且我們將提起一項世貿組織立案。因為這類行為之一的確涉及一例違反世貿組織規定的問題。

這是一項極其重要的措施,對於國家的前途非常重大、非常重要,確實如此,涉及各個產業。而且我的確想要非常感謝您,總統先生,給我這個機會從事這項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