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度香港國際宗教自由報告

(中文譯文僅供參考)

2022年度香港國際宗教自由報告

國際宗教自由辦公室

執行摘要

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及其他法律政策規定,居民有良知自由、宗教信仰自由,以及公開傳教、舉行和參加宗教活動的自由。《權利法案條例》納入了《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ICCPR)對宗教自由的保護。2020年,北京對香港實施了一項涵蓋廣濶的《國家安全法》,其公開目標是打擊分裂國家、顛覆國家政權、恐怖主義和與外國勢力勾結。

宗教領袖和宗教維權人士表示,這一年的宗教活動基本保持不變,儘管一些宗教團體報告說面臨更大的壓力,並表示他們正在自我審查其服務中的政治敏感內容,並且不任命被認為批評政府的神職人員。5月,香港國安警察以涉嫌“勾結外國勢力”為由,逮捕了敢言捍衛香港特別行政區和中國大陸公民權利的前天主教香港教區主教陳日君樞機。10月,法院判定基督教牧師彭滿圓觸犯煽動罪,罪名是1月份擾亂一次與《國安法》相關的法庭聽證會,並判處他12個月監禁。包括周守仁主教在內的多位天主教會領袖表示,香港的言論自由空間正在“收窄”。一些天主教機構採取了一系列措施,將他們的財產劃歸當地所有,或者將他們的董事會和公司登記本地化,以保護他們的財產免受特區當局可能利用《國安法》針對與外國勾結的條款並利用其權力針對教會進行資產沒收。

法輪大法學會表示,政府利用《國安法》騷擾法輪功修煉者,包括在中國國家主席中共總書記習近平7月到訪香港特別行政區之前的那段時間。然而,法輪功成員表示,他們仍然公開活動並從事在中國大陸仍然被禁止的活動。8月,一名立法會議員和其他親北京政治人士在法院外示威,支持一名因毆打法輪功學員而受審的男子。在本年度內,政府加強了對學校宗教教育的管控。5月,天主教香港教區宣布,在這座城市的所有天主教堂都不會在6月4日舉行追思彌撒,以紀念1989年天安門廣場大屠殺的遇難者,理由是擔心該等彌撒可能違反《國安法》。這是自1989年大屠殺以來,這些教堂第一次不舉行追思彌撒。11月,附屬於中國大陸官方的中國天主教愛國會(CCPA)的領導人和香港的主要天主教神職人員舉行了一次網上會議,討論教會的“中國化”。

宗教領袖報告主持和參與了跨宗教活動,其中一些活動被宗教團體稱為“愛國”活動。6月,媒體報導黃大仙祠成為特區首個舉行升國旗儀式的主要宗教場所;黃大仙祠表示這樣做是為了“弘揚中華文化,展現我們的愛國情懷”。媒體報導稱,宏恩基督教學院開設了必修的“國家安全教育”課程。觀察人士稱,香港的基督教會繼續向中國大陸的地下教會提供精神和財務上的支持。

美國總領事及其官員定期會見各類管理宗教事務的政府官員,以獲取更多與政府政策相關的信息並推展更大的宗教自由與寬容。美國官員在會見政府官員、宗教領袖、非政府組織和社區代表時,以及在公開信息中,一再對宗教人士被捕和包括宗教團體在內的公民組織空間縮小表示擔憂。美國官員公開紀念宗教節日、參加宗教活動,並利用社交媒體表明對宗教自由的支持。

第一節 宗教人口統計

美國政府估計香港總人口為730萬人(2022年中)。根據特區政府2022年7月的統計數字,道教信徒超過百萬,佛教信徒超過百萬;有48萬名基督教徒;37.9萬名天主教徒;30萬穆斯林;10萬印度教徒和1.2萬名錫克教徒。天主教香港教區承認教宗並與梵蒂岡保持聯繫,並報稱約有62.1萬名教徒(40.4萬名本地居民和21.7萬名持其他國籍的居民)。耶穌基督後期聖徒教會報稱約有2.51萬名成員。據世界猶太人大會稱,大約有2,500名猶太人,當中主要是外籍人士。特區裡還居住著少量巴哈教教徒和襖教教徒。孔教在香港很普遍,而在某些情況下,儒家思想的元素與其他信仰一起踐行。法輪大法學會估計大約有500名法輪功修煉者。

特區內有許多基督教教派,包括浸信會、宣道會、路德宗、衛理公會、聖公會、中華基督教會、基督复臨安息日會和五旬節派。

第二節 政府尊重宗教自由的現狀

法律框架

《基本法》規定,居民有良知自由、宗教信仰自由以及公開傳教、舉行和參與宗教活動的自由。《基本法》還規定,政府不得干涉宗教組織的內部事務或限制沒有違反其他法律的宗教活動。《基本法》呼籲該地區的宗教團體與中國大陸的宗教團體在“不從屬、不干涉和相互尊重”的基礎上建立聯繫。《基本法》規定,宗教組織“可以與其他地方的宗教組織和信徒保持和發展關係”。

《權利法案條例》納入了《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對宗教自由的保障,包括個人或與他人共同、在公共或私人場合以及通過禮拜、遵守、實踐和教導來表達宗教信仰的權利。該法令規定,在種族、宗教或語言上屬於少數群體的人有權享受自己的文化、信仰和實踐自己的宗教,並使用自己的語言。該法令還保護父母或法定監護人“確保其子女的宗教和道德教育符合他們自己的信仰”的權利。當宣布緊急狀態後,這些權利可能會受到限制,同時宗教信仰的“展現形式”可能會在必要時受到法律限制,從而保障公共安全、秩序、健康或道德,或保護他人的權利。如果宣布進入緊急狀態,不得僅基於宗教理由而限制這些權利。

《國安法》禁止分裂國家、顛覆國家政權、恐怖主義和“勾結外國或外部勢力危害國家安全”。該法規定,如果存在不一致的地方,《國安法》將凌駕當地法律。《國安法》規定,該法律的解釋權屬於中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而並非香港當地法院。

法律雖然沒有規定宗教團體向政府登記。但他們必須登記才能獲得政府福利,例如免稅地位、租金補貼、政府或其他專業發展培訓、使用政府設施或提供社會服務的補助金。要獲得此類福利,一個團體必須證明並且令政府滿意其成立乃完全出於宗教、慈善、社會或康樂原因。登記人必須提供該組織的名稱和宗旨,確定其負責人,並確認主要經營地點的地址以及該組織所擁有或佔用的其他場所。宗教團體一經向政府登記,即會列入包含所有非政府組織的登記冊,但政府不會對任何登記團體的真確性作出判斷。宗教團體可以登記為社團、免稅組織或兩者兼有,前提是他們至少有三名成員持有有效的特區身份證件;登記過程通常需要大約12個工作日。法輪大法學會登記為社團而非宗教團體。作為社團,它可以設立辦事處,向會員收取會費,並具有法律地位。

政府稅務條例規定,任何團體(包括宗教團體)參與被視為危害國家安全的活動都不會被視為慈善組織。

《基本法》准許私立學校提供宗教教育。一小部分政府資助的學校是政府開辦的,而大多數政府資助的學校乃由宗教團體營運,其餘學校由非宗教慈善組織營運。政府資助的學校必須遵守政府課程標準,不得以宗教為由禁止學生入學,但可以提供非強制性的宗教教學作為課程的一部分。教師不得因學生的宗教信仰而歧視他們。政府課程要求開設倫理和宗教研究課程,重點是宗教包容;還包括關於不同世界宗教的選修單元。

《國安法》規定,特區“應當採取必要措施,加強對涉及國家安全事務的公共傳訊、指引、監管和規範,包括涉及學校、大學、社會組織、媒體、以及互聯網等事務”。所有使用教育局課程的學校,包括私立機構和宗教團體管理的學校,都必須從幼兒園階段開始,將“國家安全”課納入課程。沒有接受特區當局資助的私立和國際學校,包括那些由宗教團體管理的學校,不需要遵守新的指導方針,但指導方針指出這些學校有“責任幫助他們的學生……獲得對國家安全概念和《國家安全法》的正確和客觀的認識和理解”。

宗教團體可通過民政事務局的推薦向政府申請以優惠條款租用土地。宗教團體可根據當地法律申請開發或使用設施。

由民政事務局局長領導的華人廟宇委員會負責監管香港600間廟宇中24間的管理和後勤運作,並向其他慈善組織提供資助。特區行政長官任命這個委員會的成員。華人廟宇委員會向民政事務局提供撥款進行分配,以資助有需要的華裔公民。殖民時代的法律不要求新寺廟進行登記以獲得接受寺廟委員會援助的資格。

特區行政長官選舉委員會由來自五個界別的1500名成員組成,分為40個界別分組,代表不同行業、專業和社會服務團體。宗教界界別分組屬於第三界別(“基層、勞工、宗教及其他”),由天主教香港教區、中華回教博愛社、香港基督教協進會、香港道教聯合會、孔教學院和香港佛教聯合會組成。這六個機構各有權獲得特首選舉委員會宗教界別60個席位中的10個席位。根據《行政長官選舉條例》,宗教界別分組無須舉行選舉,而是由各宗教組織按自己的規則推選其選舉人。六個指定宗教團體均為香港宗教領袖座談會的成員。

政府行為

媒體報導,5月11日,香港國安警察以涉嫌“勾結外國勢力”為由逮捕了敢言捍衛香港特別行政區和中國大陸公民權利的前天主教香港教區主教陳日君樞機。根據《國安法》,這個罪行可被判處無期徒刑。到年底時,陳日君仍未受到正式檢控,但仍因這個指控而須保釋。當地和國際媒體報導稱,根據《國安法》逮捕陳日君導致人們擔心其他支持民主運動的宗教人士亦可能面臨類似的起訴。媒體稱,這次逮捕將進一步阻止宗教領袖和組織就政治問題發表意見。梵蒂岡新聞報導稱,在另一起案件中,當局還指控陳日君和其他五人觸犯與《國安法》無關的罪行,即未有根據香港殖民時代的社團條例為現已解散的612人道支援基金登記為“社團”。陳日君是這個基金的一個受託人,該基金向在2019年特區民主抗議活動中被捕的人提供醫療援助、法律諮詢和經濟救濟。梵蒂岡新聞11月25日報導稱,當局將陳日君和其他五人定罪,並分別處以2500至4000港元(320至510美元)的罰款。

在4月,警方逮捕了基督教牧師彭滿圓,並根據殖民時代的煽動法控告他在1月因在法庭上為被告鼓掌而擾亂了《國安法》相關法庭聆訊的訴訟程序。警方對彭滿圓在2020年至2022年間上傳到YouTube的視頻提出了第二項煽動罪檢控;他在視頻中評論了香港法院的訴訟程序。10月27日,法院裁定彭滿圓罪名成立,判處他有期徒刑12個月。

有報導稱,一些天主教傳教團體和組織採取了一些措施,包括將他們的財產劃歸當地,並將他們的董事會和公司註冊本地化,從而保護他們免受特區當局可能通過援引《國安法》對付勾結外國的條文來針對教會的風險,同時避免特區當局行使扣押資產的權力。基督教宣道會通過將自己改組成不同的獨立實體來進行重組,以防止政府凍結整個組織的資產。

法輪大法學會稱政府利用《國安法》騷擾法輪功學員。例如,法輪功學員反映,在習近平總書記7月訪港慶祝香港從英國回歸25週年之前的那段時間,法輪功的報紙《大紀元時報》的幾位編輯接到自稱是警察的人打來的電話,詢問法輪功成員在習近平訪問期間會否進行抗議。然而,法輪功學員表示,他們仍然公開活動並從事在中國大陸仍然被禁止的活動,包括分發文宣材料、在社交媒體上分享有關該團體的信息以及取得和下載網上資料。當地官員以新冠肺炎防疫限制為由,拒絕批准該組織展示橫幅和海報以及設立街站。由於新冠肺炎防疫的限制,年内雖然並無法輪功集會獲批,但法輪功學員緊守新冠肺炎常規繼續以小組形式公開聚集。

法輪大法學會會長梁珍表示,在3月31日,她收到一封來自自稱是香港國家安全官員的電子郵件,稱梁珍違反了《國安法》,可能會“從其他司法管轄區引渡”,並指她當時身處國外。香港警方後來表示,他們沒有發送過該電子郵件,並譴責有人非法冒充警察。

根據法輪大法信息中心,於12月1日,法院以2020年破壞法輪大法攤位和財物罪,判處胡愛民有期徒刑兩週,緩刑兩年半。在胡愛民受審期間,他的律師辯稱法輪大法是非法組織,胡愛民作為愛國公民有責任煞停這個組織。親北京的立法會議員梁美芬是法輪大法活動如何“違反《國安法》”一案中被提議的辯方專家證人之一,不過法官不允許她作證。審訊期間,梁美芬的立法會同僚鄧家彪和其他親北京政客站在法院外,高喊支持胡愛民的口號,敲著鼓,打著橫幅,稱胡愛民是民族英雄。

法輪大法信息中心報導,在1月26日,西九龍法院判處柯衍湛因在2019年參與毆打一名正在離開警察局的法輪功學員而被判入獄兩年零九個月,當時那位法輪功學員到警署討論即將舉行的遊行。受害人身上有瘀傷和頭部受傷,需要接受治療。截至年底,對兩名同案被告的審判仍在進行中。

6月2日,法院裁定法輪功學員潘蓮花觸犯抗拒、阻礙公職人員以及於政府土地非法展示招貼或海報的罪行。該案源於2013年,當時潘女士拒絕交出她在行政長官辦公室行人路上未經許可而懸掛的批評政府橫幅。

在1月,由中央政府駐香港聯絡辦公室控制的報章《大公報》發表了一系列文章,認為殖民時代政府以犧牲其他宗教 – 包括佛教、道教和孔教 – 為代價以支持基督教會和天主教會。該報援引親北京政界人士的話,呼籲香港當局成立一個宗教事務委員會,或製定新法規,使當局能夠監督所有宗教機構並審查其資金來源。這些文章稱一些宗教人士,包括陳日君樞機主教,指控他們煽動其的追隨者反對香港政府。這些文章還引用了某些親北京人士的話,將法輪功描繪成“邪教”,並呼籲取締該組織。據媒體報導,一些基督教領袖擔心這些文章可能預示政府即將對宗教團體進行新的監督,儘管親北京立法會議員兼聖公會法政牧師管浩鳴否認存在任何此類計劃。

路透社報導,在2021年底至2022年3月的一系列會議中,當時擔任梵蒂岡駐香港非官方代表的何明哲蒙席告訴特區的天主教傳教團體,他們享受了數十年的自由已不復存在。據媒體報導,蒙席警告他的同事們,隨著中華人民共和國加強對這座城市的管控,他們需要保護他們教會的財產、文件和資金。何明哲據稱還警告說,未來幾年與中國大陸的更緊密融合可能會導致宗教團體遭到中國大陸式的制約。

在1月,香港教育局在其學校行政指南中增加了一項,指出“學校不應強迫學生接受宗教教育或參加宗教儀式/活動”,以及“家長可單獨申請豁免宗教教育或為他們的孩子舉行的儀式/活動。”宗教領袖和活動人士表示,他們擔心適用於接受政府資助的宗教學校的新指導方針會使宗教學校的營運變得非常困難。

5月,《華盛頓郵報》報導宗教領袖和宗教維權人士表示,《國安法》沒有損害他們按照其宗教規范進行或參加崇拜活動的自由,儘管他們稱,他們進一步自我審查,特別是在他們的傳道中迴避政治話題。香港教會更新運動於2022年發布的一項2021年研究發現,三分之一以上的教會表示,他們因香港的社會和政治形勢而調整了傳道教內容。根據《華盛頓郵報》的一篇文章,宗教機構不太可能任命被認為批評政府的神職人員。文章報導稱,基督教香港信義會發布了一份內部備忘錄,建議只應考慮不太可能與政府產生矛盾的牧師候選人擔任職位。

今年5月,天主教香港教區宣布,香港所有天主教堂都不會在6月4日舉行追思彌撒悼念1989年天安門廣場大屠殺的遇難者,這打破了長達三十多年的每年一度的傳統。教區官員表示組織這些彌撒的教區全人發展委員會的工作人員擔心這些彌撒或會違反《國安法》。

4月21日,香港教區神父、教規律師胡文森神父對美國天主教有線電視台永恆聖言電視網表示,中共越來越多地使用再教育和政治宣傳等意識形態手段來管控香港的宗教自由。胡文森表示,許多基督教領袖因為害怕被拘留而不願公開反對中共的行為。

在6月,香港最高級別的天主教官員周守仁主教在天主教教區周報《公交報》上寫道,“我們曾認為是理所當然的自由和表達,似乎[正在]減少”,將這種情況比作植物生長在街道上裂縫中的“狹窄而尷尬的環境”。在接受當地一家天主教新聞媒體採訪時,周守仁說:“《國家安全法》的困難在於不知道紅線在哪裡……專家和執法人員可能有不同的理解……每個人都需要知道界限在哪裡,以便他們可以知道如何表達自己。”

11月18日,附屬官方的中國天主教愛國會發布新聞稿稱,在11月15日至16日,來自中國大陸的該會領導人與包括周守仁主教在內的香港天主教主要神職人員在網上舉行了第二屆“大陸-香港天主教中國化神學分享交流會”。與會者討論了根據梵蒂岡二世的啟示錄憲章為基礎,以“與社會主義社會相適應”的方式對教會進行“中國化”。

6月22日,法輪功主要報紙《大紀元時報》停止出版《大紀元周刊》,因為香港電影、報刊及物品管理辦事處未處理該報紙2021年8月提交的註冊申請。當局沒有解釋不處理申請的原因。

第三節 社會尊重宗教自由的狀况

宗教團體所提供的社會服務範圍廣泛,而且受惠者不限於其宗教信仰。這些宗教團體當中,部分獲得政府資助,其服務包括福利、養老、醫院、出版服務、就業服務、康復中心、青年和社區服務,以及其他慈善活動。據報特區官員參加了當中一些活動,以表明政府對這些宗教團體的支持。

根據香港民意研究所在8月對1004名香港居民進行的電話調查顯示,當中半數以上對調查做出了回應,他们對特區的宗教自由程度評分為7.3,滿分為10,較2021年同期上升0.5個百分點。

宗教領袖報告說,他们主持和參與了跨宗教活動,其中一些活動被這些團體稱為“愛國”活動。例如,有媒體報導,在香港回歸中國25週年之際,近百位佛教、天主教、孔教、伊斯蘭教、基督教和道教的宗教領袖參加了一場研討會。在6月27日,媒體報導稱,香港最受歡迎的道觀黃大仙祠成為特區首個舉行升國旗儀式的主要宗教場所。該寺廟專門為未來的升旗儀式搭建了一個平台,稱這樣做是為了“弘揚中華文化以及展示我們的愛國情懷”。

媒體報導稱,隸屬於基督教的私立高等教育院校宏恩基督教學院,開設了“國家安全教育”課程,而這個課程在2020年成為所有大學的必修課。學生必須在課程完結時通過一項國家安全考試。學院校長崔康常告訴《基督教時報》:“公民應該遵守政府的法律,這是基本的聖經真理。”

觀察人士報告說,香港的基督教會持續向中國大陸的地下教會提供精神和財務上的支持,包括《聖經》和基督教材料以及教會成員進行訪問。一些香港教會報告說,他們能夠進行跨境網上佈道,而包括天主教會在內的其他教會則稱,中國當局禁止中國大陸人士參加他們的網上佈道。

第四節 美國政府的政策與参與

美國總領事和領事館工作人員在與不同的對等官員會面時,一再對宗教人士被捕以及包括宗教團體在內的公民組織正在縮小的活動空間表示關注,儘管並沒有具體的香港政府機構專門規範宗教行為。在這些會晤中,包括總領事在內的總領事館官員強調了宗教多元化和寬容的重要性,以及宗教團體在解決社會問題中的作用。

包括總領事在內的總領事館官員還持續會見了廣泛的宗教組織,包括佛教、天主教、道教、猶太教、穆斯林、法輪功、錫克教和基督教的宗教領袖和信徒,以強調宗教自由和寬容的重要性,並接受有關香港和中國大陸宗教自由狀況的報告。他們還就相同主題會晤了非政府組織和社區代表。

在整個年度,美國總領事館官員通過慶祝傳統宗教節日和參觀當地的道教、孔教和佛教寺廟及其他宗教場所,促進對宗教傳統的尊重。在這些活動中,總領事館官員在公開和私下的講話中強調了宗教自由、寬容和多樣化的重要性。總領事館在社交媒體上發布慶祝10月27日國際宗教自由日的帖子,並強調總領事訪問與宗教有關聯的公民社會組織,這也傳達了美國政府對香港宗教自由的支持。美國國務院港澳交流校友會組織了一項為期五個月的青年計劃,讓參與者參觀(親自或通過網上訪問)九龍清真寺、印度教寺廟和不同宗教的墓地,作為促進尊重香港宗教多樣化的一部分工作。領事館利用社交媒體讓公眾參與宗教自由問題的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