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奴役問題:香港也無法倖免 – 美國駐香港總領事夏千福 (刊載於《香港經濟日報》)

美國駐港澳總領事夏千福

(本文章刊載於《香港經濟日報》,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二十八日。原文為英語。本文不可作商業用途。)

香港無可避免地面對一個同樣困擾世界各地的社會問題 — 有人被逼身處惡劣環境,從事無補償的工作,人身自由受到限制或剝奪。事實上,犯罪分子越來越懂得利用經濟全球化的趨勢,特別是針對外來勞工,以威逼利誘的手段,迫使他們在剝削的條件下工作。人們往往不會把這個問題稱之爲現代奴役。許多人認為奴役只是上世代的產物。不幸的是,這是現今世界確實存在的問題。如果我們誠實地面對這問題,我們就知道世界各地 – 包括美國和香港 – 其實都無法倖免,但有些措施是我們所有人都能夠也必須採取的。

長久以來,各地政府把這類罪行模糊地標籤爲「人口販運」,因而令許多人混淆,以爲主要涉及違反入境法例。

時至今日,國際間已不再接納這個定義,也不管是否涉及跨境罪行,反而是集中關注受害人被剝削的情況。 聯合國「2000年巴勒摩協定」中納入這些準則,美國、中國和各地政府也採納了這個標誌性的協議。但香港卻較為落後,缺乏一套反現代奴役法,也不具備基本有效應對有關問題的全方位政府行動方案。而在澳門,已通過了一套符合聯合國標準的法案。

對此,我甚感驚訝。香港是我深爲欣賞的「亞洲國際都會」,發展極為成熟。經濟發達,法治成熟,執法機構擁有世界水準、備受尊重。我接觸過香港各行各業的人,他們都極富同理心,否定任何形式的剝削行為。因此,對於他們並不相信香港會有奴役問題,我並不感到意外。我的朋友會問,香港真的有這個問題嗎?

很遺憾,我的回答是肯定的。正如其他罪行一樣,奴役問題是普遍存在於世界各地的惡行。如果偏偏這裡沒有, 那就真的太令人驚訝!少數人會以剝削他人而得益,這會很難相信嗎?美國本身在這方面也存在相當大的困難。我非常高興看到聯邦和州政府正視並正在努力幫助受害者和打擊利用他們的罪犯。

在香港,這個問題雖不如在其他地方般明顯,但卻是多方面的。有些人是經香港販運到其他地方被剝削,更複雜的是涉及賣淫業和外籍家傭。大部分從事賣淫的外國人是自願來的,但仍有部份是被犯罪份子強逼。有證據顯示,比如有些犯罪分子哄騙大陸的貧困婦女,保證她們來港後從事合法的工作,待她們抵港就沒收她們的護照,強逼她們每天活在惡劣的處境之中。

更大的問題是關於在港工作的外籍家傭。成千上萬的本地家庭依賴近350,000外籍傭工清潔家居、做飯和照顧家中的小孩。絶大部份的傭工都獲得良好的對待,她們珍惜這裡的工作機會,亦樂於留港工作,成為這些家庭的一份子,用她們的收入來供養家庭和支持家鄉的社區。

但並非所有故事都是愉快的。非牟利組織就獲悉一些令人擔憂的情況,對此,我們需要聆聽。外傭中介公司包括一些在港註冊的公司,有時會向外傭收取部分,甚至是全部「介紹費」,超出法例規定的水平;有些女傭沒有假期;有些多個月以來被禁止離開工作住所。行動自由受限制,禁制外出,長年累月工作而得不到補償。。。這些情況是否與大家所理解的現代奴役相似呢?

我們都同意折磨和虐待家傭是不對的,但如果所受的壓迫是不易被察覺呢?我們能否接受外傭完成工作後被剝奪應有工資?在工作時間以外也被剝奪人身自由?或不能獲得其他香港僱員所享有的勞工保障?假如香港有百分之一的外籍傭工面對這種虐待的話,就等於有3,500人受害。究竟問題要有多嚴重,才能喚起大眾的關注呢?

糾正這個問題,香港需在國際社會上擔當應有的角色。一般的香港僱主及在港居住的外國人,都樂於看見他們的外籍家傭快樂工作和受到保護。我要求在美國領事館工作的外交人員都接受訓練,確保僱傭雙方都了解她們應有的權利。毫無疑問,香港當然希望這一群數量龐大、在香港工作的外籍傭工,能獲得最基本的公平對待和尊重。而這裡絶大部份的傭工也確實受到尊重,享受這裡的工作機會和獲取合理的薪金。但我們需要確保沒有一個人因為一些不幸的法律缺口而受苦。
我提出這個不太令人舒服的問題,是因為美國政府已聯同聯合國和國際社會,杜絕在任何地方、以任何形式出現的奴役問題。香港是時候要趕上世界各地、實施一些基本措施,如:訂立符合聯合國標準的反奴役法、制定全方位政府行動計劃、政府和志願組織共同合作、有效監管外傭中介公司和檢控相關罪犯等。總有一天,這些都會在香港特區實現。為了香港人所認同的價值,我希望這一天早日到來。(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