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總統向美國國會發表講話(對外政策部分的摘譯)

特朗普總統抵達華盛頓美國國會大廈眾議院議事廳第一次向國會發表講話。 (© AP Images)
特朗普總統抵達華盛頓美國國會大廈眾議院議事廳第一次向國會發表講話。

白宮
新聞秘書辦公室
華盛頓哥倫比亞特區
二零一七年二月二十八日

特朗普在美國國會發表講話

二月二十八日,特朗普總統在美國國會大廈(U.S. Capitol)向國會兩院聯席會議發表講話。以下是講話中有關對外政策部分的摘譯。

特朗普總統:……我們今天正在見證美國精神的再次振興。我們的盟國將看到美國再次准備發揮引領作用。全世界各國,不論友邦還是敵方,都將看到美國日益強盛,美國無比自豪,美國是自由的國度。

* * * *

我們今天正在見証美國精神的再次振興。

我們的盟國將看到美國再次准備發揮引領作用。

全世界各國,不論友邦還是敵方,都將看到美國日益強盛,美國無比自豪,美國是自由的國度。

* * * *

我們已經使美國退出了謀殺工作機會的跨太平洋伙伴關係(Trans-Pacific Partnership)。

在賈斯廷·特魯多(Justin Trudeau)總理的協助下,我們已經與我們在加拿大的近鄰成立了一個理事會,幫助婦女企業家切實獲得創辦企業和超越財務夢想所需要的聯絡網絡、市場和資本。

為了保護我國公民,我已指示司法部(Department of Justice)成立“減少暴力犯罪特別工作組”(Task Force on Reducing Violent Crime)。

我進一步下令國土安全部(Departments of Homeland Security)和司法部與國務院(Department of State)及國家情報主任(Director of National Intelligence)協同制定有膽識的戰略,摧毀在全國各地肆虐的犯罪集團。

我們將制止湧入我國並毒害我國年輕人的毒品。我們將擴大為高度上癮的人進行治療。

與此同時,我的政府已經回答了美國人民關於加強移民執法和邊境安全的要求。通過最終加強執行我們的移民法規,我們將提高工資水平,幫助失業人員,節省數以億萬計的美元,同時進一步保障我們各社區每一個人的安全。我們希望美國所有的人都能獲得成功,但是在缺乏法律規範的混亂中不可能實現。我們必須恢復我國邊界的完整和法治。

為此,我們將很快開始沿我國南部邊界建設一座很高很大的牆。工程將提前開始,一旦完成將成為制止毒品和犯罪十分有效的武器。

* * * *

我們的責任是為美國公民提供服務、保護和保障。我們還採取嚴厲的措施保護我國不受激進伊斯蘭恐怖主義的危害。

根據司法部提供的資料,自九一一以來絕大多數被判犯有恐怖主義和與恐怖主義有關罪行的人員都來自我國境外。我們目睹了國內發生的襲擊,從波士頓(Boston)、聖貝納迪諾(San Bernardino)到五角大樓(Pentagon),而且甚至還有世界貿易中心(World Trade Center)。

我們目睹了在法國、比利時、德國和世界各地的攻擊事件。

不加控制地允許來自那些無法實施恰當審查的地方的人入境,不叫有同情心,而是輕舉草率。能夠非常有幸地被美國接納的人,應該支持這個國家,並且熱愛它的人民和它的價值觀。

我們不能讓恐怖主義在美國境內建立據點 — 我們不能讓我們的國家成為極端主義分子的庇護所。

正因為如此,我的政府一直在努力改進審查程序,我們不久將採取新的步驟,維護國家安全 — 並將那些有害分子拒之門外。

基於承諾,我指示國防部(Department of Defense)制定計劃,擊敗摧毀伊斯蘭國組織(ISIS) — 它是一個殘忍的不法之徒的網絡,屠殺了穆斯林和基督徒以及各種信仰的男女老少。我們將與盟國,包括我們在穆斯林世界的朋友和盟國一道,將這個惡敵從地球上消滅掉。

我也已對支持伊朗彈道導彈項目的實體和個人實施了新的制裁,並再次肯定了我們與以色列國牢不可破的聯盟。

* * * **

自從《北美自由貿易協定》(NAFTA)通過以來,我們失去了四分之一以上的制造業工作,自從中國二零零一年加入世界貿易組織(World Trade Organization)以來,我們失去了六萬個工廠。

我們去年的商品國際貿易逆差為將近8000億美元。

在海外,我們接手了一系列悲哀的外交政策災難。

解決這些以及如此之多的其他迫切問題將要求我們超越黨派分歧。它將要求我們調動美國精神,正是這一精神使我們在漫長而曲折的整個歷史進程中戰勝了一切挑戰。

但要實現我們在國內外的目標,我們必須重新啟動美國經濟的引擎 — 讓公司在美國經營變得更加容易,離開變得難上加難。

眼下,美國公司被征稅率是全世界最高的之一。

* * * *

目前,當我們的產品出口到海外時,許多國家要求我們支付非常高的關稅和稅金 — 而當外國公司的產品進口到美國時,我們對他們分文不收,或者幾乎分文不收。

* * * *

我堅信自由貿易,但它也必須是公平貿易。

* * * *

世界各地國家,像加拿大,澳大利亞以及許多其他國家,實行才能評分移民制度。一個基本原則是,要求進入一個國家的人應該有經濟自立能力。然而在美國,我們不貫徹這條規定,進而造成我們最貧困的公民所依賴的公共資源的緊張。根據國家科學院(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的資料,我們目前的移民制度每年要花費美國納稅人數十萬億美元。

改變目前這種較低技能的移民制度,轉而採納才能評分制度,我們就能獲得大量更多的惠益:這將節約數不勝數的資金,提高勞動者的工資,並幫助生活困難的家庭 — 包括移民家庭在內 — 邁入中產階級。他們將很快做到。而且他們將的確非常、非常高興。

我相信切實、積極的移民改革是可能的,隻要我們側重於以下目標:改善美國人的就業和薪酬,增強我們國家的安全,以及恢復對我國法律的尊重。

* * * *

我們的外交政策倡導同全世界進行直接、強勁、富有意義的接觸。我們同全球各地的我國盟友所共享的是建立在關鍵安全利益之上的美國領導作用。

我們大力支持北大西洋公約組織(NATO),這個聯盟是通過推翻了法西斯主義的兩次世界大戰,以及擊敗了共產主義的冷戰(Cold War)所結成的紐帶締造的。

但我們的合作伙伴必須履行他們的財政義務。

現在,基於我們極為有力、坦誠的磋商,他們正開始做到這一點。事實上,我可以告訴你們資金正源源而來。

我們期待我們的合作伙伴,不論是在北約組織、在中東地區,還是在太平洋地區 — 都在戰略及軍事行動中發揮直接的、富有意義的作用,並公平地繳納一份費用。必須這麼做。

我們將尊重歷史性機制,但我們也將尊重各國的主權,而且他們必須同時尊重我們作為一個國家的權利。

自由的國家是表達人民意願的最佳途徑 — 而且美國尊重所有國家走他們自己的道路的權利。我的職責不是代表全世界。我的職責是代表美利堅合眾國(United States of America)。但我們知道,當沖突減少 — 而不是增多時,美國的狀況會更好。

我們必須從過去的失誤中汲取教訓 — 我們已經看到戰爭及災禍破壞、蹂躪著我們的世界以及全世界各地。

這些人道主義災難的唯一長期解決方式是創造各種條件,讓背井離鄉的人能安全地返回家園,並開始漫長的重建進程。

美國願意在共同利益一致的領域尋找新的朋友,結成新的伙伴關係。我們想要和諧和穩定,而不是戰爭和沖突。

我們想要和平,在和平能夠實現的任何地方。美國如今已同昔日的敵人成為朋友。我們最親密的一些盟友,幾十年以前在那些極其可怕的戰爭中曾在對立的一邊作戰。這段歷史應讓我們所有人都相信擁有一個更美好的世界的前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