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遏止人口販運 決心愈來愈大 – 美國駐香港總領事唐偉康 (刊載於《明報》)

Consul General Kurt W. Tong

美國駐香港總領事唐偉康

(本文章刊載於《明報》,二零一八年六月二十五日。)

在當今二十一世紀,無人可以容忍人口販運受害者所遭受的不公義。一個十七歲保母被人由美國販運到尼日利亞,遭受毒打,這是不公義;一名巴基斯坦男子,在香港被強迫工作二十四小時,而工資又被其妻的假冒的家人悉數騙走,這同樣是不公義。

「人口販運」是指脅迫或強迫某人進行涉及性或非涉性的工作。問題的核心是,人口販子施以脅迫或以欺詐手法剝削受害人。令人難過的是,各地的受害人大都是現代社會最弱勢社群。人口販運無時無刻每日都在世界各地發生。

幸好,我在過去一至兩年間,看到香港打擊人口販運的決心愈來愈大。商界正在採取措施,使人口販運不在他們轄下的環球供應鏈中出現。公民社會團體亦努力提升社會對人口販運問題的認識,並組織推動有意義的政策改變來協助相關受害人士。最近香港特區政府,在張建宗政務司長的傾力領導下,制定了新的重要的反人口販運行動計劃,並增撥資源,專注打擊人口販運。

授權執法者追捕起訴人口販子

這些努力都非常積極,除此之外,美國或者香港還可做些什麼呢?有一樣我們能做的,是授權執法者,鼓勵他們追捕及起訴人口販子。我最近讀到《華盛頓郵報》一篇報道,有關美國得克薩斯州一項警方培訓計劃,協助警員識別兒童販運的迹象。負責計劃的警官問培訓班上的學員:「有多少人會說『我今晚要救助一個孩子』?答案通常是否定的。」他問:「為什麼?為何沒有警官會在當值前定下這個目標?」他答:「我告訴你們一個原因,因為工作清單上沒有此選項。目前的選項包括拘捕、充公毒品、超速駕駛告票、醉駕,甚至有座位安全帶違規行為。」這名警官說:「這些選項都反映並影響執法人員的工作優先次序。」

透過全面立法打擊人口販運,將令香港更有能力遏止有關問題。香港現時的法律並無直接將各種形式的人口販運刑事化,最近有立法會議員,在郭榮鏗議員的主導下,提出相關法案針對有關問題。正如該則《華盛頓郵報》報道所指,法例和政策直接影響執法者如何執法。專門針對反人口販運的法例,可讓警員有相關的工作選項,並賦予他們更多執法工具捉拿人口販子,同時亦向全社會所有人——包括那些壞人——傳遞一個信息:將人口販子繩之於法是政府工作的重中之重。

正如其他社會一樣,美國亦須經常檢視更新法例及政策,與時並進,以切合社會的需要。最近的例子是總統特朗普簽署了反人口販運的補充法案,使人口販子更難利用互聯網去引誘未成年女孩賣淫。

我發現香港人和美國人都極富有同情心,每次聽到人口販運受害者的故事,我們都感到傷心和憤怒。

令我感受深刻的是,香港社會對人口販運問題的關注愈來愈大、遏止有關問題的決心愈來愈強。若然每個社會都付出努力,我相信我們可以令壞人更難傷害弱勢群體。我們就可邁向共同的目標,遏止所有人口販運的情况發生。